那個被李宗盛捧紅的女子,消失了

分類: 散文  時間: 2019-09-22 11:52:10  作者: 匿名 

  時間會改變、淘汰很多東西。

  而,真正的好東西會留下。

  陳淑樺的歌無疑屬于此列。

  一手把她捧紅的李宗盛曾這樣形容她的聲音:“總是潤潤的,很有光澤,不亮、不刺耳、不膩、不累,很耐聽,容易辨認。”

  有人說,“陳淑樺的聲音,就像林青霞的顏。難描難畫,無招勝有招乐虎电子游戏,是武林高手。”

  然而,1999年,憑《夢醒時分》、《滾滾紅塵》等歌曲走上事業巔峰的陳淑樺卻不辭而別,離開了樂壇。

  偶爾見報,也是她離群索居,“經濟失調”的負面新聞。

  她消失了,不管滾石唱片公司、音樂合作伙伴、李宗盛等如何呼喚,她都不為所動。

  沒有任何復出的跡象。

  我們只能從她過往的作品中,去回味她,嘗試理解她。

01無盡的愛

  有些人天生就是明星。

  1966年,8歲的陳淑樺參加了臺灣最大型的歌唱比賽,中廣“臺灣歌謠比賽”,一舉獲得冠軍。

  1985年,她又憑借《無盡的愛》電視特輯,擊敗蘇芮、王芷蕾,拿下金鐘獎最佳女歌星獎。

  這個獎項是當年臺灣音樂屆最權威的獎,一個歌手能夠得到它,說是“人生巔峰”并不為過。

  一般來說,應該都會大肆慶祝吧!陳淑樺卻很不安,自感還有很多不足,需要充電。

  她跑去日本觀摩、學習,接受世界第一流音樂熏陶。

  為了唱好歌,陳淑樺堅持每天早晨7點起床,50個仰臥起坐,15分鐘柔軟操,更少不了15分鐘聲樂練習。

  再加上從小到大,讀書、鋼琴、古箏都是她的必修課。

  在歌藝、心靈,陳淑樺都已做好準備,只等“畫龍點睛”的那個人到來。

0 2夢醒時分

  這個人當然就是李宗盛。

  時間來到1989年底,擔任陳淑樺制作人的李宗盛展示了他對時代潮流,和個人特質的精準拿捏。

  他讓她剪短頭發,走成熟自立,敢愛敢恨的「都市新女性」路線,并制作了一批感性、理性、知性并重的歌曲。

  《夢醒時分》就是其中一首。

  一開始,李宗盛寫這首歌是為了“一個女人寫信開導另一個為情所困的女性友人”,原定由吳倩蓮演唱。

  吳倩蓮的唱片沒有進展乐虎电子游戏,索性就給了陳淑樺。

  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

  在每一個夢醒時分

  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

  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當時的流行歌曲,談起愛情要么甜甜蜜蜜,要么哀哀怨怨,很少有如此隨性灑脫的戀愛態度。

  加上陳淑樺唱得干凈利落、哀而不傷,自帶清新氣質。

  收錄這首歌的專輯《跟你說聽你說》一經發行,立刻引發女性的強烈共鳴,也改變了男性聽眾對女性的審美。

  瀟灑、獨立、有主見,這才是新時代女性該有的樣子。

  這張專輯更是成為臺灣音樂史第一張破百萬銷量的唱片,奠定陳淑樺一代歌后的地位。

  其實,這不是李宗盛和陳淑樺第一次合作。

  早在1987年,他就給剛剛加入滾石唱片的她寫了《像我這樣的單身女子》:

  單身女子的生活還算不錯

  我現在不要讓愛情擁有我

  我對自己說

  我要獨立生活

  今天看來,這種觀點不新鮮。

  但,那可是80年代,32年前,宣揚單身,獨立生活,說是女權主義先聲并不為過。

03滾滾紅塵

  《滾滾紅塵》詞曲作者羅大佑,是由三毛編劇,林青霞、張曼玉等主演的同名電影的主題曲。

  據說,當初羅大佑找陳淑樺唱這首歌時,心里挺忐忑。

  他擔心,陳淑樺無法駕馭這首歌,正式錄音時,羅大佑發現,自己才是多余的那個。

  來易來去難去

  數十載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難聚

  愛與恨的千古愁

  繁華落盡,恍若隔世,不想走卻又不得不走,無法開解卻又只能勉強自我開解的深情、無奈。

  30年前的歌,現在聽來仍令人惆悵不已。

  整個歌唱生涯,陳淑樺出過好些男女對唱歌曲,尤其加入滾石后,跟她合作的都是巨星級別。

  除了之前已經提到的之外,還有和成龍合唱的《明明白白我的心》

  與周華健合唱《萍水相逢》

  以及,和張國榮合唱《當真就好》。

  在這些人中,張國榮和她的抉擇尤其令人感慨。

  一個已離開塵世多時,一個也離群索居日久。

  或許,這也是一種“分易分聚難聚”的“滾滾紅塵”。

04 做個真的我

  林青霞扮演的東方不敗,是徐克改造美女的經典人物造型之一。

  盛世美顏,配一襲紅衣,在一潭湖水上仰頭豪飲,讓人傾倒。

  然而,世人看到的、愛的不過是華麗的表面,真實的東方不敗又有幾人能懂?

  《做個真的我》,就是她的內心寫照,痛定思痛,她決意不再管他人說長道短,做一個真真正正的自己。

  相對來說,國語版的《笑紅塵》更加灑脫、矜持。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驕傲 

  《笑紅塵》完全是屬于女人的,是向內的,是在讓我們敢于面對自己,活出自己。

  “她”不再依附于誰,不再遵循別人設定的標準,她就是她自己,為自己而美,為自己而愛。

  90年代初,陳淑樺進入全盛期,此時的她,事業得意,唱腔收發自如,一代歌后的氣象已成。

  正如著名樂評人李皖所說,她唱歌從不夸大感情:

  “婉約含蓄,清麗優雅,平實而淡然,純正中帶一絲嫵媚,如中國古典/中庸之論。她哀而不傷,樂而不淫,痛而不悲,愁而不怨,怨而不怒,不媚俗,不表演,喜怒哀樂都似在云淡風輕之中。

  “云淡風輕”這四個字用得極好。

  就連《流光飛舞》這樣騷到極點,不管不顧到極點的歌,她也只是輕輕地唱,仿佛漫不經心,但其中蘊含的萬丈柔情,你一定聽得出來。

  與有情人做快樂事

  未問是劫是緣

  原來乐虎电子游戏,真正的堅定,并不一定要拍著胸口賭咒發誓。

  真正的為愛癡狂,也不一定需要聲嘶力竭地嘶吼。

05不做情人,不做朋友

  一般的成名歌手為了保證音樂質量,都傾向于和熟悉的團隊、制作人合作,陳淑樺卻不受此限制。

  1995年,她推出了《淑樺盛開FOREVER》,專輯主要制作人之一就是當時初出茅廬的陶喆。

  熟悉陶喆的人一定能從《不做情人,不做朋友》這首歌聽到滿滿的陶喆味道、陶喆風格。

  未來某一天我們再相遇也許不看彼此一眼

  不再做朋友不再做情人情愿瀟瀟灑灑的分手

  歌詞依舊是熟悉的意味,但曲調卻變成了R&B。

  在音樂上,陳淑樺很大膽。

  這張專輯也是港臺地區最早的R&B流行音樂,可能是音樂風格太超前,當時反響一般。

  倒是讓陶喆開始受人關注,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一出道就為歌后級歌手做音樂。

0 6失樂園

  《失樂園》出自同名專輯,這也是陳淑樺隱退前最后一張專輯。

  相對于之前的風格,整張專輯顯得灰暗、孤獨、哀怨,以這首歌歌詞為例:

  相愛太難放肆簡單

  感情要怎么收才不會受傷

  我漸漸漸漸漸不敢想

  要走多遠才能將它遺忘

  明顯是一個為情所傷,無法解脫的女人形象。

  看來,相對于維持瀟灑都市女性人設,陳淑樺更渴望的還是突破自我,就算銷量不如人意也在所不惜。

  專輯推出后的第二年,母親突然去世,陳淑樺心靈深受重創。

  那些年的臺灣女歌手,從鄧麗君開始,工作都由母親和外界對接,陳淑樺也是如此。

  陳媽媽不僅是陳淑樺的經紀人、助理、保姆,也是她唯一可以傾訴心事的知心好友。

  如今看來,最后這張專輯的名字仿佛是她人生的讖語,“失樂園”。

  如今,陳淑樺已從舞臺消失多年。

  中間也曾有復出的傳言,但最終都不了了之,不管是歌迷,還是她曾經的音樂合作伙伴,比如李宗盛,大概都漸漸接受了她的決定。

  她,一定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現在的狀態,一定是最符合自己心意的狀態。

  不打擾,不惡意評判,就是我們的祝福。

  2003的年終,滾石唱片特別籌劃了“給淑樺的一封信”精選專輯,向陳淑樺致敬。

  專輯文案有這么一段話:

  還是常常有人問起淑樺,或是在某處不經意就哼起她的歌。陳淑樺對許多人來說,并不只是幾首歌曲、幾張專輯,而是一段段自己的成長記憶。從來就不曾忘記她溫柔的聲音,很多時候總想給淑樺寫一封信,不僅僅是問候她,最近好嗎?是否也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更想讓她知道,我也和她一樣勇敢地活著、愛著。淑樺,只要知道你很好就好了。

  最后這一句,也是所有關心她的人的心聲:

  陳淑樺,希望你很好。

  參考資料:

  李皖:被錯過的陳淑樺《黑發變白發》

  https://new.qq.com/omn/20180608/20180608A1VUB7.html你可能還想看(戳下方圖片可閱讀)在看,為陳淑樺溫柔的聲音

猜你喜歡

精選散文